期间两次终止上市辅导

2020-08-09 09:10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据记者统计,目前正在接受ipo辅导的公司中,至少有10家曾经向证监会提交过上市申请,但在中途撤回了材料。而在上市辅导期就终止辅导,随后又再度接受辅导的企业则更多。

然而今年11月8日,公司又公告已向北京证监局报送了上市辅导备案材料,目前正接受国信证券的上市辅导。在经过上市辅导、撤回材料、再度辅导的流程后,交大思诺的上市进程至少推迟了一年以上。

从撤回申报材料到重新上市辅导,间隔的时间虽然很短,但这些公司的上市进程难免大幅推迟。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到目前为止,ipo进程最为曲折的可能要数恒信玺利了。该公司在挂牌期间,先后三次开始上市辅导,期间两次终止上市辅导。

最近的一个案例是交大思诺。该公司于今年5月29日召开董事会,决定终止上市申请并撤回申请文件,原因是公司在经过认真思考和审慎研究后,决定暂缓上市进程。

2016年1月29日,恒信玺利上市辅导情况在北京证监局网站公示,公司开始接受中信建投证券的辅导。当年11月11日,因经营发展需要,恒信玺利拟将注册地由北京迁至西藏,终止了上市辅导。

免责声明:

锐新昌、冠盛集团对上市计划的调整,比交大思诺更“急促”。锐新昌于2018年9月10日召开董事会,决定撤回上市申请文件,原因是公司调整上市计划。10月31日公司又公告,已经向天津证监局提交了上市辅导备案登记材料。

2018年7月18日,恒信玺利再度向西藏证监局报送上市辅导备案材料,开启第三次上市辅导。前后花费两年半时间,恒信玺利依然处于ipo辅导阶段。

冠盛集团则于2018年6月1日公告,因调整上市计划,决定撤回上市申报材料,但6月27日公司又宣布重新进行上市辅导。

2017年4月10日,恒信玺利又重新在西藏证监局完成上市辅导备案。不过,2018年6月22日,公司又因自身战略发展需要,与辅导机构终止了上市辅导。